Menu

财政部前11月国有企业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64%

0 Comments

中新网12月23日电 据财政部网站消息,1-11月,全国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以下称国有企业)营业总收入557455.3亿元,同比增长6.4%。

财政部。(资料图)中新网记者 金硕 摄

车主 阿黄:抓到了,找个熟人,找熟人最少要买个6条烟,600块钱一条软中华。

老胡做了近三十年记者,这份特殊的工作把我与国家还有国际上的一件件大事锁定在了一起。我们大家个人的生活与国运息息相关,对这个道理,老胡因为在事件中穿行,感受尤其深。

他们谴责香港警队太暴力了,我说咱们得说实话,警察很克制了,你们这么攻击警察,要是在伦敦纽约,警察早用枪把你们崩了。他们的回答竟是美国英国的政府是选出来的,香港没有普选,所以美国英国警察什么都可以干,但香港警察不行。这话就没法往下接了。

许多香港媒体和西方媒体蜂拥而至,为我安排了一场又一场采访和对话。十一之后,我又去了香港一次,又是许多对话。对方问我的问题都是最尖锐的,我对提问来者不拒,也从不要求他们提前给我看问题的单子。

香港01的女主持人黄云娜据说为采访我准备到了凌晨5点钟,她说话细声细语,但刀刀见血。其中她抛给我一个问题,肯定是她认为的难题,大意是:内地武警在深圳演练,刺激了一些香港人,这对平复局势有利吗?

另外我还去英语角,练自己的口语,跟老外聊天。据北外英语系的一个同学描述老胡当时的情形,说:那个老外劈里啪啦给老胡讲了很多,老胡就点头“yeah yeah”,那个英语系的同学对老外说“He doesn’t follow you”,老外说“Yes I see”,据说老胡当时继续对着老外“yeah yeah”。

货车车主:那个牌不是熟人拿不到的,他不会给你的。

阿黄称,他第一次买的“路牌”是英文两个WW,“路牌”一个月一换,每一位车主找的黄牛不一样,买来的“路牌”图案也不相同,他知道的起码有四个黄牛。

大家听说过瓦罕走廊吗?它位于中国最西侧的帕米尔高原上,它是中国这只公鸡屁股上的那个小尖尖,它所隶属的新疆那个边疆县叫塔什库尔干。

另外,1-11月,国有企业营业总成本539858.3亿元,同比增长6.6%。其中,中央企业307340.1亿元,同比增长5.4%。地方国有企业232518.2亿元,同比增长8.2%。

货车车主:忠诚飞马的那个牌,整个潮汕地区,普宁、汕头、惠来、揭阳都是畅通无阻。

在普宁和惠来的一些货运停车场暗访组发现,许多货车的前方挡风玻璃或者车身上都贴着各种各样的“路牌”。这是普宁市的一处停车场,里面停了许多“百吨王”,这些车大部分贴有“路牌”,图案有飞马、莲花、苹果或者安顺等字样。当记者问停车场的男子哪儿能买到“路牌”时,男子显得十分警觉。

一位车主有两部货车,他向督查人员展示了四次买“路牌”的微信转账记录。

日本韩国都在与中国改善关系,欧洲国家更是比着与中国扩大经贸合作。美国要欧洲国家把华为排除在5G网络建设之外,就这么点事儿,按说应该是华盛顿打个电话过去就摆平了,但是瞧华盛顿费了多大劲,直到现在事情还悬在那。

狭长的走廊两侧,左边是巴基斯坦,右边是塔吉克斯坦,前方是阿富汗。我们进入这个走廊时是怡人的春天,走了七八十公里,周围已经是一片皑皑白雪,我们走不了了,路被封住了。我想到从我站的这个地方,左右和前方都是动荡的世界,只有我的背后是有秩序并且繁荣的祖国。

在营业总收入方面。1-11月,国有企业营业总收入557455.3亿元,同比增长6.4%。其中,中央企业321649.1亿元,同比增长5.3%。地方国有企业235806.2亿元,同比增长7.9%。

据货车车主介绍,仅普宁拉砂石的车就有上千辆,这些车的车主为了在运输途中减少被执法部门查到罚款的麻烦,大都通过黄牛买了“路牌”,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记者随暗访组进行了实地调查。

中国是大国,这决定了我们不能简单地与韩国、新加坡、伊朗做对比,我们加入不了那种与美国关系要么亲近顺从、要么疏远对抗这样的中小国家序列。中美关系完全被另一个逻辑主导,我们只能接受一个高度复杂、充满越来越多竞争的中美大国关系。如何管控中美分歧,需要两个大国在互动中建立一个全新的模型。

2019年1-11月,国有企业主要经济指标保持增长态势,应交税费继续下降。

老胡讲的这些关于国家的事,也许可以帮助我们回过头来,观察一下香港当下的情形。香港的“反修例”风波搞得这么大,卷进去了那么多人,当然不光是《逃犯条例》那一点事。

老胡在互联网上有2000多万微博粉丝,200多万头条粉,那些粉丝都算是“胡椒粉”啦,挺我的是白胡椒,黑我的是黑胡椒。我没调研过这里面的比例,但黑胡椒的队伍应当不小,比如老胡不时发一条微博,下面就像有人专门蹲那儿等着黑我似的,秒黑。

彭博社为此写过一篇报道,标题就叫“这位中国报纸总编用推特影响美国股市”。说实话,那种时候受到最大惊吓的是老胡自己。不就是发个推特吗,怎么就把美国股市给打下去了,这得有多少人要找我玩命啊,以后还敢去美国吗?

01老胡人设发生变化

大家知道,到哪儿都会有人这么对你说,你这次时间太短,下次我带你去个特好玩的地方。因为他们知道你下次不会来了。那么,那位女士说的特有意思的地方是哪儿呢?她给我描述,那个地方很远,没有路,只能坐直升飞机去,而且它和中国接壤,挨着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

我同意一种判断:中美关系的这种变化对中国来说来得早了点,如果能延后10年20年,我们会更主动。但今天这样的争辩已无意义,是美国要主动重新定义中美关系,而且提出了非常苛刻的条件。

20分钟后,督查人员看到“百吨王”停在了停车场的对面,车的前面贴着动画片中“喜羊羊”图案的“路牌”。在现场一名男子的交涉下,“百吨王”不一会即被放行。就在这期间,交通执法人员又查了一辆超载的“百吨王”,然而,他们只上前看了一眼就当场放走。

大家好,老胡来参加观视频组织的年终秀,发现我的前一场是金灿荣教授做的,于是备感压力。金政委是大师啊,老胡得有什么地方比他强,才能镇住今晚的场子。我想来想去,嘿嘿,我的头发比他多。瞧老胡这一头黑发,一根白的都没有。有些骂我的人说,胡锡进最爱作秀,做视频节目还专门给自己戴上假发套。今天在座的朋友都可以见证,老胡这头发是假的吗?

我们在海拔3000多米的塔什库尔干县城住下,第二天早晨又驱车两个小时到了瓦罕走廊,瓦罕走廊的入口有个派出所和检查站,正值五一节,我们通过检查站后,前面是草木都已复苏的边陲古道。一路上经过了两个边防军驻地,老胡和同事还进去吃了边防兵的饭,前面应该有第3个军营。

阿黄也尝试过不买“路牌”蒙混过关,但是,让执法部门查到了,找人“铲事”比买“路牌”的代价还大。

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在近代史上饱受欺凌,我上面举的瓦罕走廊的例子,那个奇怪的狭长通道,就是19世纪中国国力孱弱之时,大英和沙俄两个帝国勾结瓜分清政府管辖地的结果。到了21世纪的今天,在整个漫长的中国陆地边境线的两侧,每一处边境线中国这一侧居民的生活水平都已经超过了边境线另一侧外方居民生活的水平。这是了不起的进步啊。我想说,这就是国家。

图案多样 高价“路牌”多地畅通

“路牌”每月一换 全靠找“黄牛”购买

我再给大家说一个点。2004年老胡去蒙古国采访,当地一位旅游官员参与接待我们,是位女士。她和我说,这次你们来得匆忙,下次时间充裕,我要带你们去一个特有意思的地方。

车主:2019年9月份的,这个2019年9月24日是买的2019年10月份的。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督查人员:这个3600元是几月份的?

处罚走过场 下月买“路牌”时再返还

国家和我们每个人是什么关系呢,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时代,答案不尽相同。我去过很多很小的国家,比如巴尔干的斯洛文尼亚,它历史上曾经是罗马帝国、奥匈帝国的一部分,后来被划入南斯拉夫,现在独立了。还有马其顿,希腊人说马其顿这个国名是属于他们的,保加利亚人说马其顿就是保加利亚的一部分。

吕师傅称,相对于被称为“百吨王”的四轴自卸工程车,自己的车是六轴、总重49吨的标载车,他的车基本按车的荷载装货,即使超载也不会太多。为了多装货和防止砂石抛洒,车厢上加了一块60厘米左右的挡板。加了挡板,执法部门就会按私改车辆进行罚款,然而,被查后也从来没人让他将挡板拆除过。吕师傅算了一笔账,他从五华运砂石到惠来,往返四五百公里,途中加上装卸车的时间要十多个小时,扣除车辆折旧和费用,每趟下来利润所剩无几。

货运业主 吕师傅:路费350元左右,还有油钱到那里差不多900~1200元,工人工资大概也就是600元。拉一趟货下来,也就是挣一个400~600元。

如果在街头示威现场碰到这些学生,我很难说他们会不会对我构成威胁。但是坐在桌子边,我又感觉他们是可以沟通的,甚至不时闪过他们就像我的孩子一样的幻觉。在谈话中我能感觉到,他们有名牌大学学生的思辨能力,但他们明显又明显有政治运动时期特有的固执和冲动,换句话说,他们很大程度被洗脑了。

“路牌”不同 使用范围也不同

我们想想看,同一片相连的水域,同一脉毗连的群山,它们在不同的国家境内,情形可能是完全不同的。我在世界上见过很多这样的国家分界线,它们隔开了山水,也隔开了人们不同的命运。这就是国家。

这些国家的历史记忆飘忽不定,国家规模又太小,国家在国人心中的整体概念是个轻飘飘的重力场。而我们中国有不中断文明的清晰历史脉络,国家的巨大规模和一些小国相比,是木星和小行星甚至陨石的区别,它所产生的重力场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所以生为中国人,一辈子就被吸附住了,即使移民到外国,也难免一步三回头。

车主 阿黄:他一个月收个五六十万、七八十万,他肯定要去交警、交通那里,全部要去打点,不然我们在路上,我们买了牌,他就不会查,不买牌他就查。

2019年11月21日11点50分左右,暗访中,督查人员发现一辆满载砂石的“百吨王”在惠来县葵潭镇境内的324国道行驶时,被乘坐号牌为粤VX2113执法车的交通执法人员查获。而后,“百吨王”在执法车的押送下,开往葵潭镇的一处停车场。

另一次,我受邀参加香港电台的节目录制,现场请来的另一位嘉宾,是香港挺有名的时政评论员,叫陶杰。那次对话中他和我说,你要是能把今天咱们的对话让大湾区的内地人也看到,那就不一般了。

货车车主:他多少都要开张单处理一下,开200元或者最多1000元,下个月到黄牛那里去交保护费的时候,从那里面扣下来。平时他感觉没风声了,他就直接可以放车走。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推进物流降本增效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意见》规定,交通、交警部门要依托公路超限检查站联合执法,交通执法人员负责称重检测,发现超限超载现象监督卸货,交警部门对车辆驾驶员作出记分和罚款处罚,并对超限运输车辆的承运人、装载企业、货运企业、驾驶员分别处罚。那么,普宁、惠来的交通和交警部门在治理车辆超限中,是否严格按照国办的规定执行的呢?

把这一切兑换成中美间的深刻敌意和爆发热战的风险,两国各自国内动不动就搞个防核弹演习,老胡年轻的时候就经历过,核弹来了钻防空洞,或者就地趴下,头朝着核弹爆炸的方向,胸脯不要贴在地面上,俯卧撑啊这是,不是,是这姿势。说没准就能活下来。但这靠谱吗?折腾这种演习,老百姓谁愿意啊。

在324国道距池尾高速收费站不远处,一辆停在路边的“百吨王”上贴着被称为莲花的“路牌”。

我认为,中国不应主动挑衅,主动扩大与美国的冲突,但是在美国的战略压力面前中国必须敢于坚持。经历一段中美关系的艰难期,这很可能是中国作为一个大国走向崛起的宿命。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死亡搁浅专区

老胡和我当总编辑的环球时报是美国强硬对华政策的坚定反对者。我听到有人说,是中国太高调惹着美国了,我们中国对美国的政策柔和一些,多让让步,美国就会给中国更大的发展空间。我觉得中美关系急剧转变的原因很复杂,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认为只要中国多说些软话,多认认怂,美国就能在战略上放中国一马的想法,它是非常幼稚的。

总有人说,老胡你骨子里就很反美,其实真不是这么回事。老胡1978年上大学,虽然学的是俄语,但我们那一代大学生对美国充满了美好的想象,我本人就挺崇美的。

这个图案的“路牌”上有ZC两个英文字母,车主称它为忠诚飞马,据称,这种“路牌”可以在揭阳市之外的更大范围使用。

一个月纯盈利一万多元,被罚两次一个月就等于白干,有时车贷都还不上。高额的罚款让拉砂石的车主吃不消,于是,在当地催生一种买卖“路牌”的生意。所谓的“路牌”是一张有各种图案的贴纸,买来后,将它贴在车上就可畅行。

目前,PS4版本的《死亡搁浅》已经发售,而游戏还将在2020年夏季登陆PC。

香港的激进示威者经常打英国旗美国旗,他们中间最流行的口号是“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粤语),老胡学不像啊。还有人直接宣扬香港独立,我问跟我对话的那几个学生,你们觉得香港独立现实吗?他们说,我们也觉得不现实,但我们故意这样说,因为我们知道这样说了,你们会很生气。所以香港的事咱们该做什么做什么,就是不能生气,咱们一生气那边就高兴了。

结果,老胡当天夜里就把整个对话节目放到内地互联网上,岂止大湾区,太多关心香港的内地人都看到了那场对话。它光是在我的微博上就播放了近千万次。老胡在香港和内地社会之间做了一次有效的沟通者。

比如他们说,暴力不好,但现在是必要的。大家要团结,香港人叫“不割席”,其中一个港中大的学生说,他的同伴们就是扔一颗原子弹他也支持。

说得好让人向往啊,但我怎么觉得有点耳熟?我好像去过一个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蒙古国的交汇点。我又一琢磨,四个国家的交汇点,这个世界上只能有一个。那个地方,在座的谁知道?我们中国人管那个地方叫什么?

新疆的喀纳斯是个十好几年前已经是个很发达的旅游胜地。中国这一侧的喀纳斯一点也不荒凉,我2002年去那里的时候,旅游设施就已经应有尽有,可不像蒙古国那一侧,像那位女士说的还要坐直升飞机才能抵达。

为什么?关键在于,除了少数偏执狂,普通老百姓谁愿意打冷战?我告诉大家:普通美国人也没有这个兴趣。中美这么大的交往量,它是什么?是利益,是去年两国6300亿美元的货物贸易和2400亿美元的双向投资,是一年中国接近300万人次赴美旅游,人均花销6700美元,是中国赴美留学生总人数在所有国家中,连续九年位居第一。

中国上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了,那时候美国人来中国做生意、旅游,感觉多好啊。我不知道大家怎么样,反正老胡挺喜欢去穷的地方旅游,去有钱的地方,我容易紧张。我记得我在南京上大学的时候,1981年第一次去上海,上海洋气啊,我怕被上海人瞧不起,特意在胸前戴上校徽,给自己壮胆。结果我发现上海人都很近视,看不清我校徽上的字,还是对我喊:侬咋小赤佬!

说实话,中国崛起太快了。老胡年轻的时候,中国多穷啊,那个时候我们管倒垃圾叫倒土,因为垃圾真的就是一些煤渣子,都是土,顶多再有一个白菜吃剩下的咬不动的根。

在利润总额方面。1-11月,国有企业利润总额31981.0亿元,同比增长5.3%。其中,中央企业20931.2亿元,同比增长7.7%;地方国有企业11049.8亿元,同比增长1.0%。1-11月,国有企业税后净利润23910.0亿元,同比增长6.1%,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4155.0亿元。其中,中央企业15635.9亿元,同比增长9.4%,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9597.0亿元;地方国有企业8274.1亿元,同比增长0.4%,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4558.0亿元。

资产负债率方面。11月末,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64.4%,与上年同期持平。其中,中央企业67.6%,与上年同期持平。地方国有企业62.0%,增长0.1个百分点。

在一个停车场,督查人员看到了车主新拿到手的“路牌”。

在环球时报里,大家管我叫老胡。我上小学的时候同学就管我叫老胡,早上经常有同学到我家楼下喊我“老胡”,我和我爸一起探头。

货运业主吕师傅手下有几辆大货车,在普宁从事货运业务多年。吕师傅称,普宁及周边的五华等地砂石资源丰富,运输砂石是当地货运的主要业务。一些车主为了多挣钱,免不了要超载,而超载被执法部门查获后,就要受到高额处罚。

美国天天喊印太战略,想把印度搞成中国的敌人,但是莫迪那个人精明得很,光拿美国的好处,就是不办美国的事,它还反过来想把美国装进它的计谋中去呢。

推特用户JonTaitan还晒出了一张新书的照片,小说由野岛一人执笔,可以看到封面上同时有着他的名字和小岛秀夫的名字。

我记得上学时候,有一次读到一篇文章说,中国与西方的差距正在逐渐拉大,而不是逐渐缩小,当时老胡真是灰心极了,心想我们这代人哪还有希望啊。现在回想起来,写那篇文章的人真是不负责任,打击了多少像老胡这样的淳朴青年啊。

香港的事儿一时解决不了,和中美关系变糟有着直接战略联系。大家看看从去年到今年,美国对中国撕破脸了,彭斯和蓬佩奥这些高级别官员,不断抨击中国,说的话都恶狠狠的。

04香港在发生什么?

万幸他受的是一些皮外伤,尤其万幸的是,那是8月中旬,激进示威者还只是一般性的动动手,如果是今天付国豪摊上同样的事,他大概就不会那么幸运了,如今的暴徒都是把人往死里打。应当说内地记者在香港的工作越来越充满风险。

记者:那个要花多少钱买那个牌?

当时的美国把中国捧成仙,今天把中国骂成鬼,这中间只有一个原因是最根本的,那就是中国崛起了,美国一些精英出于他们的战略性狭隘受不了了。

再说国际上,美国要与中国打冷战,得拉上一群盟友为它两肋插刀。可是看看它那些盟友们都在干什么?

老胡读研究生,俄语系啊,却给自己宿舍里订了一份英文报纸China Daily。天天我逼着自己中文报纸不看了,每天只看英文报纸,连电视节目表都看英文的。

今年还有另一个变化,也是忽然间,老胡在香港成了名人。今年6月份以来,香港发生反修例示威,8月13日夜里,环球网记者付国豪在香港机场被暴徒围堵起来,挨了打,当时的气氛很紧张,我和很多同事彻夜未眠处理危机,除了向香港警方寻求帮助,我还通过推特呼吁在现场的西方记者帮忙,直到国豪被护送出来,送到医院治疗。

那怎么办?就发作呗,就打贸易战像中国施压呗。有人问,这样打下去,还不得真打成冷战了?是啊,美国一些政治精英就想和中国打新冷战,但我要对大家说,这事儿还真不是他们就能做得了主的。

原本法律在香港至高无上,但现在街头成了最高裁判所。谁在街头聚集的人多,敢出狠招,把口号一喊,横幅一拉,得,他们就是最牛的。这哪儿还是香港啊,这是利比亚、海地、是玻利维亚。

老胡算是个不信邪的人。今年8月底的时候,我在爆发修例风波后第一次去香港公开活动,是大鸣大放去的。到了那,我在机场一落地,就在国内外的社交媒体上同时发布了我到达的照片,意思是老胡来了。

大家知道,中美关系是上世纪70年代改善的,大家说,是当时的中国好,还是今天的中国更好,不是明摆着的吗?

超载车“交涉”后放行 治超站形同虚设

此外,1-11月,国有企业应交税费41297.4亿元,同比下降0.4%。其中,中央企业29371.5亿元,同比下降0.2%。地方国有企业11925.9亿元,同比下降1.1%。

我不认为当下的中国在与美国对抗,更准确地说,中国在与美国周旋。周旋最重要的功夫是要自身强大,要有耐力。什么叫耐力?就是在周旋的同时我们还能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好了,尤其是把中国经济搞好了。

今年10月中旬,老胡在香港面对面见了7名香港学生,他们3个人来自香港大学,2人是港中大的,还有2名中学生。这是我第一次直接面对活跃参与示威的学生,他们也是第一次面对内地记者,双方难免都有一些相互的警惕。安排这次对话很不容易,安排的人是谁我不能告诉大家,暂且就叫他神秘人士,周围还有保镖。大家围着一个圆桌坐下,大概聊了半个小时,气氛逐渐缓和了下来,他们同意我对这次谈话进行录音,但不能录像和拍照。最后我把和他们的对话放到了互联网上,只有音频和字幕,没有图像,而且对他们的声音都做了变声处理。

香港究竟在发生什么?如果让我用最简单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它的法治正在被摧毁。法治原本是香港的核心价值,也是这座城市的最高权威,但大家看,本来应该是警察追着暴徒跑,现在时不时倒过来了,一群暴徒可以追着打着警察跑。

你说,我这么喜欢美国的一个人,能是骨子里反美的吗?

我毫无准备,那就实话实说了:我们的武警在深圳集结,就是要给香港这边看的,这是一种威慑,它对稳定香港局势从长远看恰恰是有利的。要是没有这种威慑,香港的局势,只会比今天更乱,那帮人会上房揭瓦。国家治港,就是要恩威并施。

但今年老胡的人设有了点变化。我成了推特上,中国人里面最活跃的英文个人IP。有好几回,老胡发了个推特,波音的股票就掉了,甚至整个美国股市下跌了。

设想当年在中国很穷的时候和中国打了交道的美国人,他们今天的感受会有多复杂,美国作为一个着迷于地缘政治的国家,集体感受就更复杂了。

如果把国家利益,比喻成我们个人利益外部的那道屏障,它是万里长城,老胡的工作就是让我站到了边关的一个烽火台上,在那个烽火台上,我更清楚地看到国家利益这道屏障的物理性曲线,它在怎样守护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具体利益,怎样构筑起我们展开各自人生的公共平台。

什么是国家?我们可以用很多角度来解读它,但我想讲两个切身的故事。

成本费用利润率方面。1-11月,国有企业成本费用利润率6.0%,下降0.1个百分点。其中,中央企业6.9%,增长0.2个百分点。地方国有企业4.8%,下降0.3个百分点。

车主还反映,有时交通执法人员怕遇到记者暗访或者上面检查,也会对有“路牌”的超载车进行处罚,而这种处罚只不过是走过场而已。

停车场管理人员:这个标志我就搞不清楚,有些是车队自己认自己的车好认一点。

它离内地人有多远呢?老胡第一次去瓦罕走廊是2011年的五一。我记得那天早上,天不亮从北京的家里出发,赶到首都机场,坐上第一班飞往乌鲁木齐的班机,不出机场转机去喀什,当时已经有越野吉普车在喀什机场等着我和同事。我们坐上吉普车,直接去办边防证,没排队,很快,然后一路驱车前往帕米尔高原上的塔什库尔干县。最后到达县城时,是北京时间大约晚上10点钟。这就是中国西部最边陲与内地中国人之间的距离。

老胡你骨子里就反美!

督查人员:货车就在前面开,它一前一后。

不同的“路牌”使用范围也不一样。花更多的钱买的“路牌”,适用的范围就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