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中国首推5名香港青年赴联合国任职

0 Comments

中新社香港12月23日电 (记者 刘辰瑶)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驻港公署)23日举办“首批由国家推送的香港特区青年赴联合国任职发布仪式”,向5位即将在联合国系统担任初级专业人员(JPO)的香港青年表示热烈祝贺。

12月23日,外交部驻香港特派员公署举办“首批由国家推送的香港特区青年赴联合国任职发布仪式”,向五位即将在联合国系统担任初级专业人员(JPO)的香港青年表示热烈祝贺。(左起)袁彪洪、黎伟楠、何宇恒、陈莉婷、白隽彦等五位香港青年将于明年1月起陆续赴联合国纽约总部、日内瓦办事处、维也纳办事处以及世界气象组织任职。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

“我爱看书,从十七岁开始做读书笔记。”没钱买笔记本,他就往回买白纸:一大张白纸五分钱,买上三四张裁开,再来两张牛皮纸,“用线缝好,就可以订成一个本子。”

他第一个抄的是《三字经》,之后与学习有关的内容都会抄在本子上,当时,庞中华已经开始临字帖,所以,读书笔记也是一水漂亮的钢笔字,“边练字边记笔记,学以致用。”

不过,就在前段时间,他又回到了人们的视线:在一段广为流传的短视频里,庞中华一边拉着手风琴,一边打着节拍,教学生们写字。许多网友大呼“笑到肚子疼”。

庞中华琢磨了半天,决心“改行”写字,“我确实喜欢书法,颜真卿、王羲之这些书法大家的字多漂亮。另外,我还能研究研究钢笔书法,要是能让年轻人都来学,也算对社会有益。”

大山里的日子宁静而漫长,陪伴庞中华的是一台手风琴和各种各样的书籍。他爱看书,山里书不多,就想尽办法跟别人借。

“在十年的时间里,我写日记、做读书笔记就用了两支笔。有一张是描图纸的,笔尖很小,写出来的字像米粒似的。”有一支钢笔用坏了舍不得扔,庞中华拿橡皮胶带粘起来继续用,“最后,笔记本就攒了那么一大摞。”

他也注重在海外推广硬笔书法。2012年,庞中华应邀走进联合国总部,开设为期3个月的汉字书法班,近距离地用横、竖、撇、捺,让联合国官员及工作人员了解中国文化,又唱又写的“快乐教学法”效果依然很好。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硬笔书坛,说是庞中华的天下不过分,许多80后都练习过他的硬笔书法字帖。不过,近些年他却有些“销声匿迹”,以致有人疑惑:庞中华去哪儿了?

少年庞中华的理想是当一名诗人,李白是他的偶像。17岁那年,《重庆日报》上发表了庞中华的组诗,他一下子成了同学中的名人。

庞中华推广硬笔书法。受访者供图

作为选派青年之一,目前在香港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办公室辖下行政署做政务主任的白隽彦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曾经在英国学习国际关系,从未想自己在职业生涯中能到联合国去任职,非常激动,也很珍惜此次机会。他表示,驻港公署在行前安排了非常详尽的培训,为他们顺利赴任打下基础。“希望两年里能够多吸收国际组织的学习经验,带回香港和同事们分享。”白隽彦说。

在深山里呆了十五年后,庞中华写出了自己的第一部书稿《谈谈学写钢笔字》,梦想着出版,但被现实无情地嘲讽了一把:“出版社给我一堆退稿信。一个地质队员,谈什么写钢笔字啊?”

经历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爆红,庞中华曾一度淡出公众视野。不久前,他又因为一则欢快的书法教学视频登上热搜,再度回归人们的视线。这些年,庞中华都在做什么?

无论走到哪里,庞中华总是一脸笑模样,身边人经常被他的热情感染。其实,他出生于四川一个贫困山村,由于家境不好,连双像样的鞋都穿不起。

“人们的热情,推着我走上书法舞台”

这样反反复复投稿、退稿,时间又溜走了十年。他一咬牙,大着胆子去拜访国学大师文怀沙,“我想,哪怕老人家给我一个评语,说写得还可以,我都心满意足了。没想到老人给我极大支持,不仅作序,还和老朋友江丰一起促成了《谈谈学写钢笔字》的出版。”

但很快,有人兜头给他泼了一盆凉水,“我学的是地质,老师就说庞中华你想当诗人,这是不务正业;大伯也说,你写诗歌写得不好,容易犯错误。”

从“小诗人”到“一个写字的人”

“快乐教学法”倒不是庞中华一拍脑袋就想出来的。在因为硬笔书法出名后,他就一直琢磨,怎么教更多人学书法,“我看书挺杂。教育心理学说,好的教学方法要给学生多重刺激,加深印象。《管锥篇》里说‘通感’,我想能不能利用听觉,加深学生对书写的印象?” 

第一本书曲折的出版历程

他干脆把拉手风琴的爱好利用起来:书法里每一个字的一点、一划,都可以用音乐来解释、对比:粗线条是音乐中的和弦,给人的感觉是壮美,比如颜体;细线条对应比较细的音符,比如瘦金体。”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驻港公署特派员谢锋、前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香港特区政府首任律政司司长梁爱诗以及来自特区政府的青年公务员以及专业协会、商会及青年团体代表200多人共同见证了这个历史时刻。

随着书的畅销,硬笔书法火了,就连当时的中央电视台也来找庞中华做讲座。由于没几件像样的衣服,庞中华穿着地质队员的工作服就跑去了。后来出镜穿的几件西装,还是外甥借给他的。

淡出人们视线的书法家和他的“快乐教学法”

谢锋指出,半年多来的修例风波将香港推到回归以来最危急的境地。一些青年人迷失街头、违法施暴,让人感到义愤和痛心。但黑衣暴徒只是一小撮,他们不是香港青年的代表。绝大多数香港青年传承前辈们爱国爱港的优良传统,弘扬追梦打拼的狮子山精神,是香港重整行装再出发的希望。

谢锋在致辞中表示,5位香港青年赴联合国机构任职,是他们个人职业生涯的一小步,却是香港青年参与国家外交和全球治理的一大步。这个项目是中央与特区共同努力促成的,是中央政府为香港青年办成的又一件好事、实事,体现了中央对香港青年的重视和厚爱。同时,该项目也是“一国两制”制度红利的生动体现。“一国”之下,香港同胞与祖国人民共享尊严与荣光。国家越发展、越强大,中国人在国际组织中任职的机会就越多,香港青年就是受惠得益的一份子。“两制”之利又给香港青年发挥国际化、专业化优势开辟了广阔空间。只要有德、有才、肯担当,香港青年拥有大把机会在国家搭建的更大更高平台上成就人生梦想。

林郑月娥在致辞中感谢中央政府对香港青年的悉心关怀,并特别对驻港公署热爱香港、不遗余力地协调和推动JPO项目取得令人鼓舞的重大进展、在特区对外事务上给予大力支持与协助表示诚挚谢意。她表示,特区政府将继续按照《基本法》的规定,积极开展对外交往,同时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

“那段视频是我26年前拍的一部教学视频,精彩的画面还有很多呢。”庞中华乐呵呵地解释,这就是自己一直在推广的“快乐教学法”,“让大家快乐、快速地学书法。”

“当时的征订单显示80万册,但出版社担心卖不出去,只印了20万册。”庞中华自己也没想到,这20万册不到一个月便销售一空。

不过,在读完了重庆建材专科学校(西南科技大学前身)后,庞中华没能当上书法家,而是收拾行李来到华北地质勘探队,每天背着锤子、镐头,漫山遍野地跑,这是“找矿”。

就这样,他开始临颜真卿的字。由于刻苦用功,没几年,庞中华便把颜体临得有模有样了。

庞中华的笔记本。马嘉伦 摄

本周较早时,库克访问了日本。他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表示,苹果的创新能力“前所未有地强大”,10年后的苹果将是“由硬件、软件、服务组合而成的产品企业”。

“大家的热情,同时证明了我的一个想法:钢笔也能写出传统书法风格,成为书法新的品种。”庞中华说。

不管怎么说,当年默默无闻的地质队员“小庞”出名了,后来还成了中国硬笔书法协会的主席,一时间风头无两。不少学校邀请庞中华去演讲,读者来信多的数不清,各种硬笔书法比赛也办了很多。庞中华每到一个地方去演讲,散场后总会被热情的年轻人围住。

提起“消失”一说,庞中华则一个劲摇头,“到现在大概20多年时间,我主要在国内多地开展中小学师资培训,推广快乐教学法。如在山东省阳谷县给2000多名教师培训,经三年打造出成功模式,之后这个模式也在曲阜、扬州等地开花结果。”

据悉,白隽彦、黎伟楠、陈莉婷、袁彪洪、何宇恒5位香港青年将于2020年1月起陆续赴联合国纽约总部、日内瓦办事处、维也纳办事处以及世界气象组织任职。(完)

这样一来,每一个笔画的横线、竖线,都有对应的节奏。庞中华会选择特别接地气的歌儿,以前是《花儿与少年》或者《黄河大合唱》里的一段,现在加上了《我和我的祖国》。

“中国是诗的国度,也是书法的国度。书法是凝固的旋律,音乐是流动的线条。”许多人可能对这话不陌生:这正是硬笔书法家庞中华的经典语录。

庞中华记录下的书法心得。马嘉伦 摄